爱彩网比分直墦

統一戰線 > 正文

援藏3年再度申請 醫生袁洋與雪域高原的不了情

發布時間:2019年10月13日 09:28 來源:湖北日報
圖為:9月27日,西藏山南市乃東區結巴鄉衛生院,援藏醫生袁洋(中)指導當地醫生為病人檢查。(湖北日報全媒記者柯皓攝)

  援藏3年期滿,因舍不下,再度申請進藏

  醫生袁洋與雪域高原的不了情

 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余瑾毅 通訊員陳莉 朱琥

  9月的西藏自治區山南市,已下過入秋后的第一場雪,雅魯藏布江兩岸的崇山峻嶺被積雪覆蓋。

  9月26日上午,一位精瘦的男子,如往常一樣,行走在山南市乃東區結巴鄉桑嘎村的鄉間小路上。他穿著白大褂,提著小箱子,熟練地穿行在藏式民居間。寬檐帽和墨鏡遮擋了他的臉,但村民仍能認出他。他們雙手合十,輕聲呼喊“袁醫生”。“袁醫生”名叫袁洋,今年42歲,是武漢金銀潭醫院耐多藥病房副主任醫師。2016年7月,袁洋響應組織號召,作為湖北省第八批援藏工作隊成員進駐山南市,任乃東區衛生局副局長。

  3年援藏期滿,因記掛未完成的工作,他申請再度援藏。2019年7月21日,回漢僅5天后,袁洋又踏上去西藏的路。

  再回高原“自討苦吃”只因“舍不下”

  高遠的藍天,翱翔的雄鷹,山南是袁洋抹不去的記憶。

  這里平均海拔3560米,最低溫零下20攝氏度。再回西藏,有人說袁洋“自討苦吃”,袁洋說,只因“舍不下”。

  結巴鄉桑嘎村46歲的格桑是袁洋“舍不下”的人之一。格桑患有結核病多年,治療一直斷斷續續,因病未治愈,格桑沒有勞動能力,家境在貧困線徘徊。今年4月,袁洋從村衛生人員口中得知后,把格桑從家中接到乃東區人民醫院檢查,診斷為耐藥結核,且格桑胸腔有積水,肝功能也很差。遺憾的是,山南沒有對癥的藥物可用。

  耐藥結核治療周期長,所用藥物對肝功能損傷大,一般患者很難適應,治療往往半途而廢,西藏地區對耐藥結核的治療手段有限,袁洋決定護送格桑去武漢。

  在袁洋的聯系下,格桑住進金銀潭醫院,當天就進行了全身檢查,專家會診后治療方案很快確定。經過43天的治療,格桑病情好轉,袁洋把他接回桑嘎村。

  記掛格桑,9月26日,袁洋前去探望。推開格桑家門,格桑見是袁洋,激動地說:“我干起了農活,喂了4頭牛,還在村里做裝修工,現在掙了錢,要蓋新房了。”

  袁洋扶著格桑坐下,為他量血壓。因擔心格桑褪下一只袖管著涼,袁洋把格桑的外套圍在格桑腰腹。“服藥后視力如何?做裝修工累不累?”袁洋仔細詢問,最后還商定了復查的時間,調整了用藥方案。臨走前,袁洋細心地把格桑所有的藥物拿出來,重新分類擺放,把新的用藥量寫在藥盒上后,又囑咐同行的村醫翻譯成藏文。

  格桑拉著袁洋的手,輕輕地放在自己的額頭上說:“您常來看我,待我比親戚還好,您對我的恩情,這輩子、下輩子我都還不上。”“舍不下”的藏族同胞不止格桑。袁洋曾為一位患有腿瘡的藏族老人定期清創換藥,他抱著老人的腳放在自己膝蓋上,換藥后為老人穿上鞋襪;也曾在過年期間,每天到武漢市兒童醫院為一位藏族女孩聯系赴漢治療;一位有精神疾病的藏族女性因為病情復雜醫院難以收治時,袁洋與醫院徹夜溝通,并請來外院專家會診……

  袁洋說,當看到他們好起來,感到很欣慰。能治好更多人的病,這是援藏的價值,也是作為一名醫生的初心。

  為改造手術室帶著氧氣瓶在寒風中攀爬

  山南市乃東區有1個街道和6個鄉鎮,藏族同胞3萬余人,由于種種原因,32年來一直沒有自己的人民醫院,村民看病,要么舟車勞頓,從村里趕往山南市人民醫院;要么在鄉鎮衛生院看病,醫療水平有限。

  2016年9月,停診了32年的乃東區人民醫院重新開診。此時,袁洋剛剛進藏兩個月。擺在袁洋眼前的情況不容樂觀:門診只有內科、外科、婦科、兒科、超聲科、藏醫科,唯一的手術室閑置,連住院的病房都沒有。全院專業技術人員不足30人,連一個中級職稱都沒有,遠遠不能滿足一個縣級醫院的需要。

  袁洋從硬件做起。手術室年代久遠,溫度系統失靈,連維修人員都打退堂鼓。袁洋不肯放棄,利用業余時間跑到其他醫院考察。為了考察電熱管走向,他攜帶著簡易氧氣瓶和救心丸爬上兩層樓高的室外墻梯。戶外寒風刺骨,攀爬加重高原反應,袁洋忍著強烈的不適,連續幾晚終于看出門道。他畫出圖紙,和維修人員協商改造方案。經過幾個月的改造,一個全新的現代化層流手術室建成。此后,在袁洋的協調下,由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捐贈,乃東區人民醫院又有了自己的結核檢測儀和麻醉機。“硬件再好,沒人會用也不行。”袁洋說,他多次陪同乃東分管領導赴漢,請求武漢醫生組團援藏。如今,乃東區人民醫院有5位金銀潭醫院的醫生,還有武漢市衛計委派遣的專家。袁洋還采取“師帶徒”,每位本地醫生由一名援藏醫生指導。

  2018年,乃東區人民醫院史無前例地有3名醫生通過中級職稱聘用,專業水平大幅提高。由袁洋牽頭完成的一項水痘感染課題成為乃東區首個醫學課題。該院還完成了第一臺肌瓣移植術+髕韌帶修復術、第一臺纖支鏡檢,并順產第一名藏族女嬰。每天門診量從兩三人次提升至現在的110至150余人次,高峰達250人次。

  在一次疫情中,該院收治的患者全部治愈,隔離的患者全部康復。山南市衛計委主任桑杰群培握著袁洋的手說:“感謝你訓練出一支過硬的醫療隊,山南人民感謝你!”

  2019年,袁洋結束援藏期前,乃東區人民醫院申報國家二級醫院。“這是醫院的關鍵時刻,是乃東人民的大事,我不能這時候離開。”在援藏結束后僅僅5天,袁洋又回到乃東。

  3年跑遍47個村只為培訓村醫

  9月27日,乃東區結巴鄉鄉鎮衛生院門前開滿了格桑花,村民德吉卓嘎帶著發燒的女兒白瑪玉珍前來看病。

  袁洋一邊為白瑪玉珍檢查,一邊指導身旁的當地醫生:“春秋季節手足口病高發,手腳都要檢查。”每當袁洋帶隊下鄉義診,幾乎全村的藏族同胞將他圍住,面對他們虔誠的眼神,袁洋心急如焚,派遣的專家終會離開,只有培養當地村醫,才能有永遠不走的醫生,才能讓村民“小病不出鄉”。

  2017年,在武漢援藏隊資金支持下,袁洋率先在山南市亞堆鄉、頗章鄉和結巴鄉試點基層醫療績效改革,結合基層醫療的熱點、難點工作和短板,制定了124項考核指標,涉及基本技能、診療規范、慢性病管理、傳染病防控、婦幼保健服務等。

  七步洗手法、血壓計和溫度計的標準使用方法、抗生素的精準劑量……村醫一切從頭學起,接受系統化培訓。無論是烈日當空,還是風雪交加,每季度袁洋都會帶領各鄉鎮的村醫翻山越嶺現場交叉考核。3年間,袁洋跑遍47個村,每個村都去過五六次,而這47個村分布在2000平方公里的范圍內。

  考核機制下,村醫們力爭上游。在2017年山南市衛計委年終考核中,乃東首次獲得第一名。群眾滿意率由考核之初的33.3%上升到85.7%,群眾就醫實現“小病不出鄉”。

  袁洋對此并不滿意,他說:“機制還需優化,這也是我再回乃東的原因。只有留給藏族同胞一套優良的機制,才能放心離開。”

 

(編輯:裴春梅)
關鍵詞:
爱彩网比分直墦 微信电商赚钱是骗局吗 湖南幸运赛车官方网站开奖 鼓励别人努力赚钱的搞笑图片 体彩青海十一选五 攒劲甘肃麻将攻略 188滚球投注 代理 赚钱 淘宝 快3稳赚二不同号倍投 能提现棋牌游戏推广 时时彩万位6码100% 45种最简单的赚钱方法 微信捕鱼赢现金手机版 玩pk10有人赢钱吗 幸运飞艇大小单双技巧图片 北京pk10定胆杀号 福彩3d组3全包稳赚不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