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彩网比分直墦

國內新聞 > 正文

2億農民工10年遷徙圖:“中西飛”成大勢 進城者減少

發布時間:2019年05月10日 10:33 來源:第一財經
資料圖:農民工。中新社記者 韋亮 攝

  2億農民工10年遷徙圖: “中西飛”成大趨勢,進城者減少

  自2008年底建立農民工統計監測調查制度并于2009年發布第一份《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》以來,國家統計局于近日發布了第10份關于“農民工大數據”的報告。

  這份《2018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》引起了廣泛關注,原因有幾方面:從總量看,我國農民工總量已達到2.88億,但2018年農民工增速僅為0.6%,出現歷史新低;從農民工分布重點地區看,流入珠三角地區的農民工比上年減少了186萬,降幅為3.9%;從2018年進城農民工數量看,比上年減少了204萬。

  第一財經記者對2009~2018年《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》數據進行梳理發現,上述幾個角度數據呈現的變化趨勢,從10年前就開始了。

  總量增速高點在2010年

  回顧10年整體數據可以看到,農民工總量在2008年為22542萬,到2018年達28836萬人,增幅為27.9%,年均增加629.4萬農民工。

  每年新增農民工數量在2010年和2011年達到高峰,分別為1245萬人和1055萬人,增速也分別達到5.4%和4.4%。從2011年開始,總量增速放緩:2013年回落幅度最大,為1.5個百分點;至2018年末增速降至0.6%,比上年回落1.1個百分點。

  2018年農民工總量雖然比上年增加184萬人,但增量比上年減少297萬人。

  中泰證券李迅雷在《農民工去哪兒了》一文中分析稱,從大趨勢看,新增農民工數量減少是必然的。農業可轉移人口數量的遞減是人口規律。從2012年起,我國勞動年齡人口總量就開始下降。

  2018年報告顯示,50歲以上農民工所占比重近五年呈逐年提高趨勢,至2018年占比為22.4%。

  李迅雷認為,第一代農民工都老了,如果不能在城里落戶,只好告老還鄉。這也是新增農民工減少的原因之一。

  農民工“中西飛”

  從農民工流入地區看,近10年農民工“中西飛”的趨勢越來越明顯。

  李迅雷認為,中國經濟轉型,就業人口從第二產業流向第三產業、從低端轉向高端。在這一過程中,年紀大且缺乏技術專長的農民工的就業難度增加,也不得不離開制造業相對發達的東部地區。

  東部地區務工占比仍過半,但總量在減少;外出農民工向中西部地區轉移的趨勢越來越明顯。

  2018年東部地區農民工比2010年減少441萬人,降幅為2.7%;中部地區的農民工則從2010年的4104萬人增長到2018年的6051萬人,共增加1947萬人,增幅為47.4%;西部地區的農民工,由2010年的3845萬人增加到2018年的5993萬人,共增加2148萬人,增幅為55.9%。

  從農民工流向重點區域看,從2008年到2018年,長三角農民工增長近2400萬人;珠三角地區2018年農民工數量幾乎回到2008年水平,僅增加了300萬。在2009年出現“用工荒”之后,珠三角農民工總量大致都少于長三角地區,并于2017年開始連續兩年出現負增長。

  進城農民工在減少

  統計局報告從2016年開始公布進城農民工數據。所謂進城農民工,即指居住在城鎮地域內的農民工。城鎮地域劃分與計算人口城鎮化率的地域范圍相一致。

  從2016~2018年三年數據看,進城農民工占農民工總量比重都接近一半,但占比從2015年的49.5%降至2018年的46.8%。此外,進城農民工總量也在減少。2018年進城農民工比2015年減少236萬人,2018年比2017年下降1.5%。

  從外出農民工數量看,一方面是總量的增加,但另一方面是增速放緩。

  外出農民工是指在戶籍所在鄉鎮地域外從業的農民工。從2008年到2018年,外出農民工增幅略低于總量增幅,年均增加322.5萬人。外出農民工在2010年也出現一次最高增速達5.5%,此后增速放緩。

  2011年開始,去省外務工人數減少,改變了多年來外出農民工跨省流動比重大于省內的格局。2018年外出農民工中,跨省流動占比44%,省內流動占比為56%。

  中國社科院副院長蔡昉曾經在一次演講中用2010年的數據分析了城鎮化的結構,即16%為城鎮人口“自然增長”;26%為農民工;53%是因行政區劃調整的“就地轉移”。農民工26%的貢獻率如果繼續,城鎮化就具有可持續性。即使到2030年城鎮化減速后,也需要依靠每年幾百萬到上千萬的農民工繼續從農村轉向城市。

  國家統計局于2008年底建立了農民工統計監測調查制度。從2015年起開展的農民工市民化監測調查,從輸入地城鎮的角度反映新型城鎮化進程中農民工現狀。(楊志)

(編輯:劉莉莉)
關鍵詞:
爱彩网比分直墦